135-2882-0754

联系我们

电话:135-2882-0754
微信:135-2882-0754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

上海婚外遇调查

上海市侦探-张友文:侦探文本中的人性书写——点评张蓉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1-03-18 09:40

上海张蓉的侦探犯罪小说系列“通过手指的双筒望远镜”(Mixie出版社,2013年5月)有13部小说(短篇小说)。西方禁忌“ 13”通常被认为是倒霉的,文字中的13个故事也不再轻巧优雅。它们与杀戮和杀戮联系在一起,记录了沉重的人生悲剧。

这些犯罪故事依靠悬而未决,严谨而精确的推理,一层一层地,剥落茧,达到谜底,使读者在紧张和期待,探索和好奇心中获得空前的阅读乐趣。这样,似乎侦探文学只是空洞的修辞或陈词滥调,没有丝毫特征。实际上,就情节的新颖性而言,整个侦探系列中有两个故事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即,“用手指注视的眼睛”和“关在笼子里的鸡和兔子”。特别地,后者产生的震颤效果超过了所有其他文献。它的美丽不是在于具有各种侦探元素,而是在于偏执的人性写作,尤其是在对罪犯进行心理分析时。换句话说,“关在笼子里的鸡和兔子”是人类的研究,是一部真正的文学著作。它不再是普通的侦探故事,而是在努力挖掘人性的深处。

在“关在笼子里的鸡和兔子”的开头,据说起重机正在吊车,车主的名字叫夏鲁提。案件已经进行了许多天,尸体难以区分,解决案件的难度可想而知。警察走访调查并发现了许多线索,正如成晓青所说:“例如,要编写一个复杂的案子,必须列出四个线索。其中只有一个可以弄清真相,另外三个是被引用的。误入歧途的人的虚假路线一定是老报先生(郎)的神,因为侦探小说结构的艺术真的像是摆出一个神秘的阵列。引人入胜,将读者带到曲折的拼图阵列的核心中,暂时找不到出路,当它结束时,突然打开了拼图阵列的秘密门,以便读者可以理解它“①是的,我们的读者写完了。故事的出现使作者张蓉率领的故事完全迷住了,有时跟随犯罪嫌疑人卢大志,有时与卢大新面对面。这些虚假的线条打向西方,牢牢抓住了读者的好奇心,使他们思考和阅读,从而产生了独特的时态美感。

将招聘广告资金,将随机分配资源,将新服务发送给金会,祝您成功!

直到文章结尾才揭开了谜底。是母亲夏萌亲自剥夺了女儿夏鲁提的生命,这令人惊讶。夏萌为什么这么残酷?她不爱自己的血吗?不!就像欧里庇得斯最著名的悲剧《美狄亚》中的美狄亚一样,她深爱着她,讨厌她。她是如此残酷无情,以引诱前情人陆大志露面。

与夏梦相似的人物是《两片相同的叶子》中的田煌。他疯狂地爱上了同班同学蒋庆义上海市侦探,痴迷于爱,固执地爱着,“就像在驱走幸福”。通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两种疯狂都源于生病的灵魂。

实际上,关于“关在笼子里的鸡和兔子”有很多话要说,例如夏萌的雷暴般的性格,类似于曹Yu的《雷暴》中的番Fan。夏鲁蒂与卢大新之间的情感纠缠具有伊莱克特拉情结。天主教堂的影子;另一个例子是悄悄地揭露天主教的悖论和伪善本性。以及人民警察对人民的人道关怀的详细信息...

我早些时候说过,“用手指看眼睛”一文共有13个故事。如果评论始终围绕“关在笼子里的鸡和兔子”的文章,那将是对偏爱的怀疑,但并不能一概而论。到平均力。

文学是人类的研究,人类本性的写作是文学永恒的主题。以“金角谋杀案”和“沙堡”两章为例。前者中的胡美华想念并问:“为什么陈一新独自一人跑到悬崖的边缘?”苏逸轩在后者中说:“是的,我太紧张了,因为电梯井中有近三米深的黑洞,为什么?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是谁,但是我从电梯底部脱口而出的那个人。轴是设计师安成旭...“两名嫌疑人的疏忽大意是解决此案的关键,也是人心深处的潜意识。当然,启示也是作者精心设定的。

总而言之,张蓉通过预先放大,巧妙地设定悬念和错误的接线使文字情节曲折,使读者始终处于高度紧张,怀疑和神秘的状态。这种心理期望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达到了侦探小说所追求的艺术领域,并实现了其理想的艺术效果。

上海市侦探_上海市教育委员会_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俗话说“温就像一个人”。尽管她没有和张蓉见面,通过交谈来阅读她的作品,但她知道自己是位知识分子,品位高尚上海市侦探-张友文:侦探文本中的人性书写——点评张蓉,思想深刻,对文学也有深刻的理解。她情绪柔和,善于刻画眼睛,善于捕捉细节,她的语言倾向于散文。除“金角谋杀案”和“刺客的诅咒”外,其他所有小说名称都带有血腥感,其余的充满文学色彩,并且带有文字隐喻。说到隐喻,我认为张蓉是这种艺术技巧的大师。整本选集中的几乎每篇文章都有一个或多个电影标题和书名等。这些文本正确地嵌入其中上海侦查取证公司 ,它们是小说中故事情节和人物命运的隐喻或互文性,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内容。文字文化。暗示。

遗憾的是,尽管从头到尾都活跃于所有案文中,但对与人民警察莫高和梅一尘有关的案件处理难度的描述还不够详细,其物理特征和动作语言已经被覆盖了,但是他们很心疼。内部发掘还不够,但是对罪犯的灵魂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如果张荣今后可以在这方面作出更大的努力,并运用宏大的话语进行适当的打动,将有助于中国人民了解人民警察,有利于警察与人民之间的和谐关系,以及它可以被认为是潜意识中传播的正能量。

目前,我们的侦探文学与西方国家之间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在这里,我建议张蓉多读一些大型的外国纯文学期刊,例如《世界文学》和《伊林》,而少读或少读中文侦探文本。当然,我不像鲁迅先生那样提倡中国人不要读“中国”。书”。

注意:

①程小青:“ 侦探小说的多方面”,《霍桑侦探》第二集,上海文华美术书局,1933年。

附张荣的传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会员,小说《致爱丽丝》获得了第十二届金盾文学奖,小说《鸟的歌》获得第十四届金盾奖文学奖,首届“人段段河杯”“上海文学”小说大赛优秀作品奖,小说《沙堡》获得第二届金奖。第六届全国侦探神秘比赛。


二维码
电话:135-2882-0754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
Copyright © 2002-2022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上海侦探事务所